返回

第一夜的蔷薇1:野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夜色如墨。

    月亮被厚厚的云层遮住。

    休息室的落地窗外,黄色蔷薇花大片大片寂静地绽放。打量着越璨变得木然空洞的面容,叶婴心中突然生出快意。

    于是她继续说:

    “我喜欢他,他能够感觉得到,所以……”

    越璨蛮横地向她压了过来!

    仿佛嗜血的野兽般,他狠狠地用双唇堵住她的嘴,那力量如此之大,凶猛地,一股血的腥气在弥漫在她的口腔,嘴唇也瞬时肿了起来!她吃力地向后仰起,想要挣开他的双唇,他却紧紧地吻住她,恶狠狠地追过来,将她死死箍在猩红色的沙发深处,用力地碾转着她的嘴唇!

    他的怒意!

    他的恨意!

    他瞪着她,凶狠地吻着她,双唇用力地碾转在她的嘴唇上,这个吻是血腥的,从她的唇片破出的腥气让他的体内仿佛有什么裂开了一般,那些夜夜纠缠着他的回忆,那些任他如何想要忘记,却如毒素侵入他的血液般,令他痛、令他恨、令他即使粉身碎骨也无法……

    被他如此地禁锢着亲吻着,她漠然地睁着眼睛,没有再挣扎,好像是无所谓的样子,如同他的怒意丝毫无法感染到她。

    “看着我!”

    稍微离开她的唇片,越璨怒吼!

    双唇被吻得如同最艳色的蔷薇,她的眼珠转向他,幽黑的眼瞳,好像她是无所谓的,也根本不在乎。

    越璨记得她这个样子。

    在久远的记忆中,年少的她也曾经这样瞅着同样年少的他,淡淡的,冷冷的,蛮不在乎,也懒得解释。

    那时候,他每天守在她的校门口等她放学,她也终于接受了他的追求。像其他情侣一样,他和她时常约会,两人去看过电影、吃过路边摊,几乎每天的晚自习他都送她回家,一起步行穿过那座盛开着绯红野蔷薇的街心花园。

    她喜欢去他第一次见到她的那家蔷薇西点屋。

    每次去,她都是买两只红豆面包,一只包好带回去,另一只她自己吃,有时也会掰下几口给他吃。应该是她有亲人特别喜欢红豆面包,这是当时他对她的家庭唯一的认知。

    她从不讲关于她的任何事情。

    每次只让他送到街心花园东侧的第一条小巷的巷口。

    那时候的他,像所有热恋中的少年一样,狂热地想要了解她所有的一切,可是,又怕惹恼了她。因为即使他拉过她的手,亲吻过她,紧紧地拥抱过她,她却始终有种疏离感,好像随时会离开他。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安。

    直到那一天,盛夏的季节她忽然穿上了长袖的衣服,连颈部的扣子都扣得严严实实,下唇却破了个口子,唇片令人心惊地红肿着。脑中闪过各种可怕的猜测,他追问她发生了什么,她始终冷冷地板着脸,甚至一甩手将他晾在身后。

    他恼了。

    夜色中,他将她堵在小巷的墙壁上,愤怒地将她颈部的衣扣解开。墙壁上有微湿的青色苔藓,她的面容略带苍白,睫毛黑幽幽的,眼眸也黑幽幽的,从她的颈部到裸露出来的肩膀,触目惊心的,布满了一片片重重叠叠的淤痕。

    “这是什么?!”

    少年的他惊怒失声!

    “你不认得?”

    眼眸冷冷淡淡,倚在墙壁青色的苔藓上,她的唇角嘲讽地弯了弯,伸手又朝下解开一只纽扣,赫然的,在少女如玉的胸口上也布满了同样青紫的淤痕。

    “这是吻痕,”睨着他,她懒洋洋地向他解释,眼底黑如深洞,“吻痕就是——被人用力地亲吻之后,留下的痕迹。”

    “你——!”

    怒不可遏,他重重一拳击向她身后的墙壁!潮湿的青苔,欲碎的指骨声,狂涌而上的怒火将他的理智燃烧成碎片,心中却是又惊又痛的!那一瞬,他简直想要咬断她的脖颈,看看她的血到底是什么颜色,为什么可以说出这样刺耳剜心的话来!

    “受不了了吗?”

    她讥讽地一笑,如同早就料到了一般。

    “是谁?!”

    强压住怒火,他将她死死按在小巷的墙壁上!

    “你走吧。”

    她疲倦地移开视线,月光照在巷子中斜斜长长的光影,即使在夏夜,看起来也如冬日的霜。

    “我问你,是谁做的!”

    扼紧她的肩膀,他沉怒地一字一句地问!

    “你走吧,阿璨。”垂着睫毛,她静静地说,“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女孩,就像染了血的蔷薇,永远不可能是纯白色。”

    夜风吹过。

    恍惚带来远处的蔷薇花香。

    少年的他望着她。

    “我喜欢你。”

    声音有些喑哑,他松开她的肩膀,苦涩地自嘲着说:

    “我从未设想过你是哪种女孩,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你。”

    她的睫毛颤了颤。

    “我会把你一起拉进地狱里去。”她淡淡地对他说,“因为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