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夜的蔷薇1:野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这位就是叶婴小姐,她毕业于……”

    森明美淡笑着向众人介绍,低头又看了一眼手中拿着的履历资料,皱眉念着说:

    “……加拿大威治郡服装设计学院。”

    房间里一阵安静。

    设计师们面色怪异地互相看看,什么叫做加拿大威治郡服装设计学院,有这所学校吗,简直闻所未闻。

    “从今天开始,叶婴小姐出任设计部的副总监,这是她的设计作品图稿,大家可以传看欣赏一下。”森明美将手中的另一本册子扔给右手边那位仪态严正的中年女子,中年女子认真地翻看了几页,眼神奇特地看了看站在森明美身侧的叶婴,又将设计图稿的册子传给那身是洞的嬉皮青年。

    非常出色的设计。

    新颖的结构。

    可是——

    嬉皮青年略翻几页,嘲弄地笑了笑,将它扔给那正盯着自己的设计图发愣的少女设计师。少女设计师心不在焉地翻了一下,顺手把它递给右手边那位美得惊人的女设计师。

    “这位是贝琼安女士,乔治,翠西,”同时,森明美向叶婴逐一介绍房间的人,中年女设计师贝琼安同叶婴握了握手,嬉皮青年乔治上下打量叶婴,略显笨拙的少女设计师翠西紧张地对叶婴点头致意,“海伦,迈克,简森,他们都是公司非常优秀的设计师。还有,这是制版师阿林、詹妮,这是高级缝纫师秀姐。”

    叶婴含笑向每个人或握手或致意。

    但是她的礼貌,并未获得所有人的回应。

    “叶婴小姐,你确定那是你的设计图?”美貌惊人的女设计师海伦眼神深沉,盯着叶婴问。

    叶婴嗯了一声,望回去:

    “是的,我确定。”

    “很漂亮的设计图稿,服装的廓型非常有力,也非常有创意,”海伦的唇角有抹讥讽,“只是,你知道服装设计图同美术作品的区别吗?”

    房间内传出几声低笑。

    此时众人都已传阅完毕那一册设计图稿。

    “海伦,对于一个毕业于加拿大威治郡服装设计学院的设计师而言,你的问题太深奥了。”倚坐在宽大长桌上,乔治环抱着双臂吊儿郎当地说。

    一阵哄堂大笑。

    森明美淡淡瞥了眼叶婴。

    如果没有叶婴,另一位资深的设计师廖修将会升职为设计部副总监,海伦对他狂热的暗恋,是公司里人尽皆知的事情。虽然她答应过瑄,要带阿婴入行,然而在设计师们的世界里,只靠裙带关系,是无法让他们折服的。

    “一件设计的产生,要经过从平面到立体的过程。在绘制平面设计图的时候,你或许觉得可以随心所欲、凭手画图,但是当把平面图纸转化成立体的形态时,就要用到严谨科学的剪裁技术。”

    如同在课堂中讲解一般,贝琼安凝重地对叶婴解说:

    “就像盖房子,建筑师的想法即使天马行空,也必须遵循严格的力学和结构学的原理,否则房子就无法安地建造。同建筑相比,服装设计虽然有更多自由的空间,但也要有能够剪裁出来的可操作性,否则你画得再美也不过是空中楼阁,只会留下笑柄。”

    “现在很多不入流的设计师都这样,”海伦冷笑,“只管把设计图画得天花乱坠,骗客人上当,实物出来却一塌糊涂。比如这幅画稿,美则美矣——”

    随手翻开的那一页。

    是一袭红色的礼服裙。

    它的廓型有种凌厉的美感,通体一片式的剪裁,前面是一体的,在背后处缝合,简洁的线条,冗出的红色面料却令人惊叹地堆叠出一朵温婉的花,那妩媚同整体廓型的硬朗构成奇妙的对比。

    仿佛行走在钢铁世界中冷漠的人。

    内心竟依旧柔软美丽。

    “詹妮,你觉得这能裁剪出来吗?”海伦又是冷冷一笑,将那页的设计图稿递向制版师詹妮。

    胖胖的詹妮接过来,看了看,蹙眉摇摇头,说: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有一两位设计师窃笑起来,詹妮继续蹙眉研究,转头同另一位制版师阿林交换意见。

    “这样的设计图纸,就是一张垃圾,”海伦眼神阴沉,美丽的她看起来竟有些似深海中的女妖,“哼,叶婴小姐,我不管你是不是靠着伺候植物人挤进这间公司,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就凭你这点本事,还差得远。”

    植物人。

    几声低咳响起。

    在场众人不约而同都有点尴尬。

    二少受伤瘫痪的消息虽然没有见诸于媒体,却一直在集团内风传。这位叶小姐能够出现在这里,凭借的是将自己卖给今后只能瘫痪在床的二少,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是这些被海伦当众说破,毕竟很不合适。

    叶婴眼神一冷。

    一直悠静旁观的森明美也立时站直身体,声音里带了不悦和警告:“海伦……”

    “就是说,你们都看不懂,这张设计图应该如何剪裁,是吗?”明亮得近乎晃眼的满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