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夜的蔷薇1:野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走出来的冲击力,完不是单凭想象可以感受出来的。

    虽然她小时候曾经……

    但是现在能够近距离地感受这一切,都是他带给她的。

    雨夜那晚,她没想到他会那么容易就答应她的请求,也没想到他会收留她,让她同样住进四季酒店,享受起奢华的生活。她的钱扣除掉往返巴黎的机票已经所剩无几,在此之前她一直都是露宿公园。

    曾经,她推测过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包括最理想以及最差的。但是目前的进展,已经远远超过了她曾经做过的最乐观的估计。

    难道他真的对她有兴趣?

    她暗暗揣测。

    否则以他如此清淡的性格,怎么可能这样轻易就让她接近,甚至在她故作冒失地去吻他时,也没有推开她。

    她当然希望他能对她有兴趣。

    这会使得她后面的计划实现得更加顺利。

    可是,她自嘲一笑。

    就算她再自作多情,也不敢做如是想。他看她的眼神,仿佛根本不在意,不在意她亲吻他,也不在意她握他的手,他根本一点也不在意。

    也许他是为了那个女人吧。

    那个看起来像百合花一样的女人,那个面对着别的男人,眼底如同有柔软星光一般的女人。

    不过没关系。

    只要事情正按照她预想的方向发展,只要她是正在一步步地接近,就已经很好。

    “你没注意到吗?刚才那个游客模样的男人在偷拍,而且这几天来他一直跟着我们,而且这会儿,看,右前方那个学生打扮的女孩子,拍的也不是鸽子,而是你。”仍旧握着他的手,叶婴拉开了同他的距离,她靠回长椅上,眼神黑如夜雾,笑容妩媚地斜瞅他,“食君之禄,我自然要为君分忧。你希望我同你扮亲密,那就要扮得像一些啊。”

    越瑄轻咳几声,眼底又有了那种疲倦的神色。

    “你的手真凉。”

    暖了这么久,他的手还是冰冷的,她索性反手拉起他的手掌,用自己的两只手去捂热它,笑笑说:

    “可见在豪门生活也是不易,随处有人跟踪记录,居然还至少有两路人马在跟,难怪你累成这个样子。”

    深夜。

    豪华的游艇,尾部翻滚出滔滔白浪。无月无星,只有驾驶舱亮着灯光,勾勒出一个男人的背影。他面无表情地凝望前面的海面,将游艇开至最大马力,海风从敞开的窗中呼啸而入,舱内十分寒冷。

    手机传出短信的声音。

    屏幕陡然亮了起来。

    这只手机的号码只有很少几个人知道。

    船长接过驾驶的工作,男人走出舱外。双手扶着栏杆望向夜幕中苍茫的大海,海风将他的头发吹得凌乱,他的面容隐藏在黑暗中。良久后,男人沉声唤:

    “谢沣。”

    “是。”

    一个俊美的少年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边,微低着头,脸上似有些羞涩的模样,说:

    “二少最近一反常态,频频在公众场合露面。除了常年任闲职在巴黎照看庄园的赵管家,二少身边没有其他跟随,已证实谢平、谢浦目前都身在纽约。”

    “她是谁?”

    短信传来的几张照片,是谢二少与那个女孩子的近照。公园的长椅中,那女孩子笑着凑近谢二少,她的唇离他的唇很近,而且谢二少竟一直任由她握着自己的手。

    “她叫叶婴,二十二岁,她曾经向公司投过简历和设计稿,这是她的资料。”俊美少年谢沣拿出一份简历和一册厚厚的设计稿。

    男人翻看那册设计稿。

    纸页被海风吹得沙沙作响。

    “大少,我觉得……”谢沣轻轻咬了咬嘴唇,犹豫地说,“二少似乎在向您示弱求和。”

    “嗯。”

    男人将设计稿丢还给他。

    “不过,”谢沣咬着嘴唇,恨恨地说,“二少一贯如此,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实际却比谁都心狠手辣,您千万别再心软。他跟那个叶婴在一起,说不定是以退为进,森小姐那里……”

    “你话太多了。”

    男人冷声说,然后唤:

    “谢青,这个月由你换下谢沣。”

    “是,大少。”

    一个四十多岁年纪的男子从阴影中走出来,谢沣眼中含泪,满脸委屈地退了下去。

    深夜的海面幽深漆黑。

    靠着游艇的围栏,手机屏幕上的照片被一点点放大。偎在二少的耳边,那个女孩子的笑容甜蜜娇美,仿佛只要一个呵气的距离,就可以吻上二少的面颊。

    将她的面容更加放大些。

    手机的荧光映着男人英挺俊美的面容,他凝神看着屏幕上的那个女孩,看着她那双顾盼生辉、乌黑如夜的眼眸。皱了皱眉,他的眼神越来越沉。

    三月二十一日。

    然而结束得竟这样快。

    黑色宾利飞驰在道路上。

    今天下午的时装秀是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