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夜的蔷薇1:野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二月二十六日。

    深夜,漆黑的窗外飘着细雨。

    屋内很暗。

    只开着一盏台灯。

    夜风夹着雨丝吹动窗帘,吹得书桌上那张刚刚画好的设计图不时地翻动一下。那是一张彩色的画稿,寥寥几笔勾出一个倨傲冷漠的女孩子,暗红色的裙子,线条异常简洁,只在肩部有着具有建筑感的微蓬设计,却使得整个画面有了一种近乎凌厉的力量感。

    靠在窗边有一只发旧的牛皮纸袋。

    书桌前并没有人。

    剪刀的刀刃锋利寒冷,一下一下,将几份最新报纸中的一些新闻整齐地裁剪下来,然后仔细地分类贴到几本剪报簿中。床上堆叠着大约七八本剪报簿,手指慢慢在它们之上滑过,捡起其中最厚的一本。

    电视机的屏幕不断变幻着画面。

    正在播出的是一场在米兰举行的时装发布会,美丽的模特们一个个身穿霓裳行走在T型台上,变幻的灯光,奢华的背景,台下坐满名流和明星,星海般炫目的闪光灯,喧闹美妙的音乐,光影切换得如梦如幻。

    纸页翻动。

    那本厚厚的剪报里,都是关于同一个年轻男子的内容。屋内光线昏暗,手指停留的那一页,是那个年轻男子出席宴会的场面。

    照片中。

    对他含笑举杯的女子高雅美丽得犹如月下的百合花,而身材颀长的他半倚在落地窗前,窗外是大片盛开的蔷薇花,似乎能闻到夜的香气。站在阴影里,他的神情和面容看不清楚,只是微微低头,聆听那女子的说话,那女子望着他,目中如有柔软的星光。

    手指沉思地在那一页停留了很久。

    放下那本剪报。

    又从剩下的几本剪报中,挑出其中那本最薄的,只有两页,目光再一次扫过那些少得可怜的文字。

    这是关于另一个年轻男子的剪报。

    剪报中寥寥的内容里,除了他的名字,几乎没有透露其他任何信息。

    可是……

    手指久久地停留在那本极薄的剪报上。

    “虽然球金融风暴来势汹汹,然而根基稳固、财力雄厚的谢氏集团,却趁此机会大力扩张业务,集团股票在国内和纽约股市连续十五天大涨,国内最新报收于每股180元。”电视机里的时装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结束了,传出财经新闻的声音。

    放下剪报。

    视线望向电视。

    “今天谢氏实业集团将正式签约收购国际顶尖奢侈服装品牌Bri和LC,此次并购之后,谢氏集团不仅在亚洲继续巩固第一的地位,而且财团的总体实力也将挤入球前三。”

    屏幕的画面里是一栋足有五十层高的大厦,是本城地标性的建筑,橘黄色的“谢氏实业集团”的logo醒目异常,乌压压的无数记者将大厦门前堵得水泄不通。

    记者手持话筒对着镜头报道:

    “谢氏集团宣布,集团下一步的重心是打造真正属于自己的国际顶尖品牌,由谢氏集团来引导世界的时尚潮流,而不是始终跟在欧洲的身后……”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

    反复又想了一遍,她终于站起身,走到书桌前。

    夜风将窗帘吹得烈烈扬起,有雨水灌了进来。白光闪过,闪电撕破夜空,将屋内霎时映得亮如白昼,照亮她额头的发际线处,那道细长隐约的伤疤。一阵阵“轰隆隆”巨大的雷声,她静然不动,影子被暗暗的灯光在地面上拉得斜长斜长。

    拿起笔。

    她在设计稿的右下角签下两个字——

    “叶婴”。

    整整六年,被关在那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她已经不想再等下去。

    台灯下,压着一张飞往巴黎的机票,被吹进的夜雨微微打湿,阴冷阴冷。

    三月二日。

    她来到了巴黎。

    这座城市充满了浪漫和糜烂的气息,虽然从下飞机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断断续续地下雨,却仿佛空气中都弥漫着香水的味道。买了一把宽大的雨伞,她将画架支在四季酒店前面,一笔一笔将雨雾中的酒店绘入画中。

    巴黎四季酒店。

    她在杂志上看到过关于它的介绍,它被评选为球最奢华的酒店。从外面看起来,除了有凝重的历史感,它似乎没有什么太过出奇的地方,她一边漫不经心地想着,一边留意着那一辆辆开过来,停在酒店大堂门口的豪华轿车。

    果然是以奢华闻名的酒店。

    汽车皆是名车。

    出入的客人也一个个气宇不凡,非富即贵。

    将近中午一点的时候,她终于等到了她在等的。

    一辆黑色林肯房车从雨雾中驶来,缓缓停在四季酒店的门口。酒店的大堂经理亲自迎出来,另有一些似乎早就等候在大堂里的上流社会的人士也纷纷迎出来,车门被门童恭敬地打开。

    远远的。

    她从画架上方凝望过去,只能看到那人的背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