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帝王画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 梨花院落溶溶月
    马车辚辚的走着,车旁护卫丫鬟们跟了一大群。街上百姓看到车上的紫霄府标记,只当是紫霄府的夫人千金出门,不由都投以羡慕的眼光,却不知车中人此刻心如在焦炭上烤着一般。画儿和晴霜晴雪坐在车中,三人不约而同想起在柳府的那一夜来。也是这般的忐忑不安,猜疑惧怕,只是那晚三人身而退,只不知道今天会怎么样。晴霜晴雪拿定了主意,无论如何要护得姑娘平安,画儿却在想着最坏的打算,起码要让晴霜晴雪脱身。主仆三人各有所思,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马车停下,丫鬟们在外面说道:“请姑娘下车。”三人下了车,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小山庄,但见山庄大门紧闭。丫鬟上前敲了门,赭漆的大门缓缓打开,开门的媳妇见人来了,便行礼说道:“姑娘万福,夫人等候多时了!”

    陈诀的正妻,紫霄府的当家夫人自然不是一般的人家出身。陈夫人的父亲,是侬城所在的天府郡的节度使。母亲是御封的一品诰命,许国公夫人。也只有这样的人家,才养得出这样的闺秀。画儿打量了眼前雍容华贵的少妇,不由在心里暗暗称赞。自己在柳府住了那么些天,也见过不少来柳府拜访的千金小姐官家夫人,其中竟没有及得上这位夫人的。柳叶眉,丹凤眼,红丝撒洋绣罗袄,双衡环坠玫瑰裙。

    两人相见,彼此都在心中暗暗称赞。陈夫人先行开口:“柳姑娘,请。”

    “陈夫人,如果我想的不错的话,夫人应该是为了那对大雁一事,才迂尊降贵,和我见上这一面的。夫人应该已经知道,我托贵府的管家将那对大雁带了回去。”画儿想了想,还是先开口表明清楚立场的好。再没想过给人解个毒又牵扯出这么多的,这件事真真是讨厌至极,越早解决越好。

    “那对大雁一事,管家已经回明与我知道了。我有个疑问想请问姑娘,外子是江南首富,家财万贯;相貌虽不能说是美男子,但也是清俊端正的。姑娘难道一点不动心?”陈夫人含笑优雅地在主位上坐下。

    画儿略想了一想,方说道:“不瞒夫人,也曾有比陈公子条件更好的人对我有过此意。”

    “那姑娘又为什么拒绝呢?难道姑娘心中,另有所爱?”陈夫人好奇的问。

    “不是这个原因。只是那求亲之人非我所爱罢了。”画儿话中有话。

    “我还有一事不明。不瞒姑娘,往年府中也曾请到过一位神医国手,他诊出外子所中胎里毒是那‘寸相思’,自然也是能施千针结络的。我以千金求他,他不肯为外子医治,只飘然而去,说是不愿管豪门大户这等钩心斗角的事。那样的老人家,尚且不趟这混水,却不知姑娘为何愿意为外子医治?”陈夫人静静的问。

    “夫人,我自幼无父无母,是一位长辈将我养大,养育之恩无以为报,陈公子与那位长辈十分相像,如今我与那长辈天人相隔,不能尽孝,便医好了与他相似的人,也略表寸心。不瞒夫人,若不是陈公子长的像他,我也不肯趟这混水的。”画儿诚实地说。

    “哦,原来如此。”陈夫人端起侍女奉上的香茶,轻轻的啜着。

    “夫人,您不想让丈夫再娶,我对陈公子也无意,既然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画儿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陈夫人打断:“姑娘又怎么知道,我们的目的一样呢?”

    “啊?”画儿反愣住了,只听陈夫人轻轻笑道:“这座别庄,原是我出阁前,家母用几十年攒下的体己,在侬城外为我购的。连外子也是不知道的。我原是希望,这一辈子都不要用到它,不想为姑娘开了这例。”

    “姑娘应是知道,外子连我在内,娶了一妻二妾。”陈夫人走下主位,在厅中慢慢地踱着步,但见罗裙掀处,双钩盈盈,步子踏得沉缓无比。“外子年已三十,膝下二男二女。那长男和长女是我所出,次男和次女是二房所出。”

    画儿和晴霜晴雪看着陈夫人,都不甚明白,她说这个来干甚么?

    “柳姑娘,按着帝国礼数,纳妾,需要正妻同意。虽说是女子应当三从四德,以夫为天,但对于纳妾一事,也需慎重。丈夫喜欢是一回事,只是,我要为自己的儿女打算。”陈夫人慢慢的说,画儿和晴霜晴雪听得一头雾水。

    “我与外子成亲十二年来,连带柳姑娘这次,外子向我提起过四次要纳妾的要求。每次外子提出后,隔天我便会端一杯清茶,到他书房去问,若是我不同意,那又当如何?第一次,他向我说,要纳红香院的头牌姑娘为妾。我端了茶去问,若我不同意,夫君又待怎样?他只笑笑,说不同意就算了,那杯茶在手中拿的稳稳当当。后来,我让那个姑娘进了门,也允许她为陈家生了一男一女,坐稳了陈家二夫人的位子。”陈夫人面含微笑,娓娓道来,画儿却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第二次提出要纳妾,是要娶侬城北张员外家庶出的小姐。我又端了茶去问,若不同意,又待怎样?这次,那杯茶洒出来了三滴。后来,我让张小姐进了门,但永远不会让她生下陈家的子嗣。”陈夫人的声气依然柔媚,但画儿却听出了里面隐隐的狠厉。

    “第三次,他说要娶我的表妹。我又去问,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