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微臣+番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2
    「唔……」齐嘉悠悠地醒转过来,愣愣地张开嘴,漆黑的眸子朦朦胧胧地看着头顶上的崔铭旭,「嗯?」

    显然还没完全明白过来。

    「呵……」崔铭旭笑着去捏他软乎乎的脸。

    热热的气息喷到了齐嘉脸上,齐嘉扭过头要避开:「痒。」声音也是含糊的。

    这个时候的齐嘉最好玩儿,说醒还没醒透,躺在崔铭旭身下,傻傻地任由崔铭旭这头早起的老虎把嘴凑过来、凑过来,美美地吃个饱。

    「我帮你挠挠。」崔铭旭好心地扳过齐嘉的脸,慢慢低下头……挠痒。用嘴。

    你见过嘴对嘴挠痒的么?每天一早,棘州城的刺史府里,进了后院,黄瓜架后面那间房,手指头蘸上唾沫在窗户纸上戳个洞,再把眼睛凑上去,就能看见了。小洞别戳得太多,崔大人一份俸禄养两个人,禁不起三天两头地换窗户纸。

    棘州城里的第一只公鸡开始打鸣的时候,棘州刺史崔铭旭大人正压着他的小傻子吻得正欢。绵密的吻从额头开始,眉毛、眼睛、脸颊到下巴尖。迷迷糊糊的齐嘉被铺天盖地的轻吻吻得有些无措,眨眨眼睛,一脸懵懂。

    崔铭旭深吸一口气堵上他的嘴。软软的唇瓣里,舌头也是软的,似乎也没醒透,乖乖地被崔铭旭叼进嘴里肆意吮弄。

    房间里还留着昨晚的暧昧余韵,被单上能闻到阳光的味道还有一些说不清楚的气息,亲吻变得越来越绵长,两具身体贴到一起慢慢地厮磨……

    棘州城里鸡鸣声此起彼伏,阳光穿破朝霞打在窗户纸上。

    「醒了?」深吻过后,崔铭旭意犹未尽地舔去两人间的银丝,看到齐嘉的睡眼渐渐由朦胧到清醒。啊呀,还想再磨一阵呢,可惜了。

    「你干什么?」完全清醒过来的兔子眼看老虎越靠越近,脸上挂着他再熟悉不过的算计笑容。手脚伶俐的兔子赶紧翻身下床,躲过老虎的扑杀。

    「你说痒,我帮你挠挠。」崔铭旭无辜地坐起身,看着床前的齐嘉正手忙脚乱地穿衣。小傻子披了一身阳光,脖子很细,腰也窄,颈子上的点点红痕一不小心就从还没扣紧的衣领里露出来,一半看得见,一半在衣服里,赏心悦目,引人入胜。

    老虎狠狠地咽下一口口水,努力抑制下不住往上翘的嘴角,一步一步小心地靠近警惕的兔子:「我帮你穿,嘿嘿。」

    「穿好了!」兔子猛地往后跳开一步,慌慌张张地拉紧衣领,「咻——」地一下窜出房间。

    羞什么呢?又不是没做过。昨天晚上不就挺好的?食髓知味而不懂节制的老虎擦擦嘴角,捡起搁在一边的衣裳慢慢穿上。

    刺史府里的家丁婢女不多,似乎比齐嘉府里的还少。崔铭旭大少爷做惯了,从没想过要搭把手,反到是齐嘉来了以后,小傻子自己抢去干了不少。比如说,种黄瓜。就是房前的那些。听说是前任的哪一位种下的,居然能在寸草不生的棘州活到现在,真是不容易。

    齐嘉用过饭后就会跑到后院给黄瓜浇点水,顺便拔拔杂草。现下这个时候,架子上不过攀了几根绿油油的藤,细细嫩嫩的。崔铭旭歪在一边看齐嘉上上下下忙活,绿色的衣衫沾了水,小脸挺白,活脱脱一把小水葱。

    管家不知何时站到了崔铭旭身边,絮絮地说了些府中的琐事。崔铭旭两眼盯着齐嘉的动静,似听非听,待管家说完了,开口道:「告诉厨房,把东西弄清淡些,多放糖少放辣。」

    齐嘉似乎并不习惯此地的饮食,吃饭吃得不多。崔铭旭想起从前住在齐府的那段日子,三餐点心都很清淡,略略偏甜。这里重辣的口味常常让齐嘉龇牙咧嘴,脸上直冒汗。

    街上的店铺陆续开张的时候,崔铭旭正带着人巡街,从衙门口慢慢走到东大街。

    药堂旁边的那个小铺子前,齐嘉正吃力地把门板一块块卸下。这是齐嘉开的店,很小,小傻子经营得却很用心,凡事都要亲力亲为。起先,崔铭旭总是忍不住跑上前去帮他,没过几次,齐嘉就摇着头不许他插手。

    「被人瞧见不好。」齐嘉说。

    张扬惯了的崔铭旭想破头也没想明白到底哪里不好,瞧见了又不会少块肉。不过齐嘉说不好,那就……不好吧。

    可还是不放心,那就每天在齐嘉开张的时候跑来守着,一直到小店开门迎客了,齐嘉坐到高高的柜台后,崔铭旭才放心地走人。

    身边卖包子的看不过去了,拉住了崔铭旭说:「大人,我给您腾个地方吧,看清楚些。」

    崔铭旭偷眼悄悄对面铺子里的齐嘉,「腾——」地红了脸。

    衙门里的事不多,偶尔有人来告状,丢了头牛,少了只鸡。处理完了公务就去城外的河道边看看。出城的时候特意会绕路去东大街。

    齐嘉正在用午饭,是刺史府里特意送来的,当然是崔铭旭的意思。霸道的人啊,生怕齐嘉吃了口别人的东西就成了别人家的人了,真是……

    听说宫里有意请崔铭堂大人做小太子的老师,看看崔铭堂大人一手调教的这位崔铭旭大人,嗯……这个主意还是赶紧打消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