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微臣+番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小小的轿子里坐一个人绰绰有余,挤两个人就显得拥挤,手脚都伸展不开,于是崔铭旭就可以把齐嘉搂得更紧,一双手贴着腰四处摸索:「原先不是还有几两肉的么?怎么都摸得着骨头了?」

    一边说一边加了劲掐,手指头使劲往里按,怕这个齐嘉是假的似的。

    齐嘉扭着腰四处躲:「崔、崔、崔、崔……」总算把吓跑的魂捡回来了,半天也吐不出第二个字。

    「崔什么呀?」崔铭旭看着齐嘉一双快跳出眼眶子的眼睛,眉梢一动,双臂一环,满满抱个满怀,「连我叫什么都忘了?」

    「崔兄。」齐嘉小声地唤。

    「不对,换一个。」

    齐嘉沉默,好半天,又小声地称呼:「崔小公子。」

    笨!越叫越离谱。崔铭旭托着齐嘉的下巴和他眼对眼:「是这么叫么?」

    那怎么叫?齐嘉抿着嘴茫然地看着崔铭旭。

    没法子,崔铭旭撇撇嘴:「你管那个于简之叫什么?」

    「简之。」这倒答得快。

    「所以呢……」

    齐嘉垂下眼,直勾勾地瞅着崔铭旭的衣领。崔铭旭偏不放过他,脸颊贴着脸颊,蹭得他满脸火烧似的红。又是好半天,齐嘉轻轻开口:「铭旭……唔……」

    一个「旭」刚出口,一直在颊边吹气的唇就凑了过来,把齐嘉的嘴堵得严严实实。嘴唇被吮吸得发麻,舌头被勾得不知该往哪里放,嘴里满是崔铭旭的气息,湿滑又柔软的舌头好似裹的不是他的舌头而是他整个人,随着舌头的一勾一缠,人就要被他吃拆入肚。全身「轰──」地一下炸开,齐嘉瞪大眼睛,看到崔铭旭眼里的笑意。

    「从前我是有些混账……」吻够了就放开,崔铭旭看着齐嘉红红的唇和再度失神的脸,笑了笑,手臂用劲,两人身贴着身脸贴着脸,说话的气息全喷到了齐嘉红透的耳朵上,「说话不中听,脸色也不好看。听了些有的没有的就……那、那些话也是别人说的……虽说我自己也动了点心思……」

    伏在胸前的齐嘉没有动静,崔铭旭一个人说着说着,脸皮就薄了,动动嘴,掀起轿帘就冲轿夫们喊:「走这么快干什么?京城还能长了腿跑了不成?悠着点儿!」

    放了轿帘,齐嘉还是没动静,崔铭旭有些坐不住,手伸进了齐嘉的衣裳里摸齐嘉的腰:「喂,你说个话啊!」

    「我知道。」齐嘉低头,耳根子上红得不能再红,「你本来、本来性子就不怎么好。」

    「我……」崔铭旭鼓起腮帮子,齐嘉一缩,这本作品由非凡电子书下载 “蓝心燕子”整理收藏气也就不好发作了。

    齐嘉顿了顿,继续说道:「那天晚上,你在门外面说的话我都听到了。」越说越小声,轻得快飘起来。

    崔铭旭心中一喜,把他抱得更紧:「那你第二天还装病不上朝?」

    「气还没消。」齐嘉回答,死也不肯抬头看崔铭旭。

    气还挺大,再想想,毕竟是他先怀疑了人家的为人,崔铭旭心虚地眨眨眼睛,好,这一条先放过去,账本翻过一页,继续一条一条地算:「信呢?看没看过我的信?」

    「看了。」

    「怎么不回?」害他在棘州眼巴巴地望穿了多少秋水。

    齐嘉慌忙辩解:「到了苏州才收到的。」

    「就给我回两个字?」这条才是重罪。刚收到信时,崔铭旭差点没厥过去。倒要好好问问,到底是哪个缺德的教的。口气却哀怨委屈得很,「在棘州都没人跟我说话,我就只能跟你说说。白天太忙,回回跟你写完信,天都大亮了。刚到棘州就得了病,我边喝药边给你写,都落下病根了,天一凉就手颤,那个狗屁郎中给我扎针,根根都这么粗……」越说越不靠谱,他手背上好好的,哪来手指头粗的针孔?要真有,那还是针孔么?

    齐嘉听得心酸,主动抬了手来摸崔铭旭的脸:「瘦了,还黑了。」一双乌黑的眼眸眨巴眨巴。

    崔铭旭吸着鼻子点头:「那边苦,吃得都不好……」一双手趁机探进了齐嘉的中衣里,顺着腰线惬意地往上爬。

    齐嘉还在心酸着,浑然不觉,一五一十地就全交代了:「陛下说,不能多写。」

    就知道有他一份!崔铭旭透过轿帘缝儿看到京城似乎就在眼前了,隔着轿帘喊:「走这么急干什么?皇帝爱等就让他等!」想他崔铭旭足足等了差不多一年了!

    转过脸来问齐嘉:「圣旨呢?」

    齐嘉刚抬起眼睛,又吓得躲了回去:「口、口谕。」

    呸!分明是那皇帝挑拨离间。真是,登基三年什么也没干,臣子的家务事叫他管得起劲!崔铭旭手上用劲,拇指正压着齐嘉的乳首。齐嘉身子一抖,哀哀地喊了一声疼,边闪身躲崔铭旭的手边分辩:「其实、其实我自己也觉得、觉得……」

    「我问过陆相,陆相说写多写少都随我自己的心意。」崔铭旭眉梢一挑,齐嘉就没了声,嚅嗫着不敢再往下说,「所以……所以,那时候我也不想理你。」

    刚说完就赶紧把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