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微臣+番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来来往往的人潮把崔铭旭团团裹住。每个人的脸上或多或少都带着表情,人人都有自己的去向和目标,只有他漫无目的四处游走。

    有精神抖擞的小贩凑上来叫卖:「肉包,皮薄馅大的肉包,公子您来一个?」

    有锦衣的公子和同伴大笑着同他擦肩而过,前呼后拥,还未跨进酒楼就把钱袋子摇得「叮当」直响:「有什么好酒好菜还不快端上来!」

    还有一个算命的瞎子,执着「铁口直断」的幌子,喋喋不休地跟了他几条街:「公子你印堂发黑,近日恐有大灾啊……」

    崔铭旭紧抿着嘴一言不发,他却不依不饶,伸直手摸摸索索地跟在他身后一个劲劝说:「算一卦吧,老朽替您消灾解难。」

    脚步加快,在人群里左躲右闪想要摆脱他的纠缠。算什么卦,消什么灾!他是赌气出走,身上能有多少钱两?春风得意楼里那只烂樱桃的五根手指在算盘「劈劈啪啪」一阵飞舞,宁怀璟送他的那袋银子险些就要不够。她还能笑得一脸慈光普照:「咱是熟人,嬷嬷拿你当自己人……」

    好似害得他差点连身上这身衣裳都要脱下抵债,还是他崔铭旭占了她便宜似的。

    崔铭旭从前在春风得意楼里见过那些因为没钱付花银而被赶出门的人,打扮得好似妖婆一般的老鸨挥着美人扇在门前骂的三条街外也能听得清楚。那时,他就在楼上,笑得前俯后仰。

    都说风水轮流转,原来是真的,现在终于轮到他也来尝尝这受人耻笑的滋味,狼狈好似丧家犬。走在街上都不敢看四周,生怕看到旁人的指指点点,更怕那些窃窃私语钻进自己的耳朵里。

    步伐不由自主地迈得更大,离开这里,远离人群,才不要看到这些表面同情实则居心叵测的面孔。

    袖子却被揪住,让他不得不缓下逃离的脚步,不耐和烦躁冲口而出:「跟你说过了,不算!滚一边去!」

    扭过头却看到一张笑得纯真的脸,崔铭旭一时愣怔,眼前的一双眸子在黑夜的灯火下熠熠闪光。

    「崔兄,你也出来逛?」

    是齐嘉。算命的瞎子早已去纠缠别的路人。

    满腔的怒气被针扎了一下般颓唐地泄了下去,在那张笑脸下,人总是会变得有些莫名,此时更甚,头颅僵硬地低下,声音连崔铭旭自己都听不清:「是……是啊。出来逛逛,随性逛逛。」

    「哦,我也是。」他笑得更欢,昏暗的夜色下也能看到两颗白白的虎牙。

    为什么是齐嘉?转念一想,崔铭旭又忍不住埋怨,为什么现在跟在他身边的人不是宁怀璟、徐客秋、江晚樵中的任何一个?这个没心没肺没眼力界的小傻子又要傻乎乎地问出什么问题让他难堪?昔日故交中的哪一个看到他而今的潦倒崔铭旭都不在乎,可为什么是齐嘉?居然连齐嘉都要来看他笑话吗?郁闷到了能升起恨意的地步。

    崔铭旭屏住呼吸等着齐嘉出声,耳边「嗡嗡」一片嘈杂,惟独没有齐嘉一贯的絮絮叨叨的说话声。这一路他都太安静,除了始终牵着他的衣袖,他竟然没有来打扰他。这个样子……很异常。

    前方的人毫无征兆地停下脚步,齐嘉习惯性地被拖着走,一头撞上了崔铭旭:「崔兄?」

    转过身与他相视而立,崔铭旭的目光牢牢地锁着齐嘉充满疑惑的脸:「你知道了对不对?」

    就像春风嬷嬷所说,全京城都知道崔家小公子再不是崔家子弟,没道理这傻子傻到连崔小公子就是崔铭旭都不知道。

    齐嘉先是愣怔,然后点头,一双眼睛还是直直地看着他,同样小心地观察着崔铭旭的脸色。

    「那你怎么不笑我?」

    「有什么好笑的?」

    齐嘉歪着头问得理所当然,崔铭旭倒抽一口气反而答不上来。有什么东西一点一点落到他凉透的心上,胸膛中涌起另一股情潮,堵得喉头发紧,怪异的感觉,他从未体验过:「那、那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那个……」齐嘉一直看着他的眼睛习惯性地往地上瞟,「陛下让我……不是……就是……有个折子陛下让我看,我弄不明白,可我出门的时候把折子放家里了,所以要劳烦崔兄跟我走一趟。」

    这回的语速倒是快,一路上在心里背了有上百遍了呢!齐嘉长舒一口气。

    他的一言一行也完完全全地落在了崔铭旭眼里,这样破绽百出的话他也能说出口,真不知他是怎么在官场里打滚到现在。

    崔铭旭身边从来不缺陪伴玩笑的人,喝酒看戏斗鸟观花,崔小公子挥手一招,半个京城的人都要急吼吼地赶来。却没想到,落难之际,一声不吭地跟在他身边的却是这个齐嘉,始料未及。

    他给过他什么好么?别说是因为他曾经救了他一命,他的救命恩人应该是玉飘飘,是崔府的家丁,甚至于是于心不忍的徐客秋,怎么也轮不到他。崔铭旭不过把他当个消遣而已,江晚樵待齐嘉都比他好,哪里值得他在这个时候来拉他崔铭旭一把?真是……

    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心口紧缩,胸膛中涌起的酸涩一股脑冲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