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微臣+番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2
    江晚樵被家里派去江南采办新货了。徐客秋受他拖累,至今被关在府里不得出门半步。只有宁怀璟还能笑嘻嘻提着酒来看他:「回去服个软也就行了,何苦在这里赌气?」说出来的话真是不合他的胃口,还不如不来。

    崔铭旭不置可否地撇撇嘴:「凭什么回回都是我先低头?」

    宁怀璟无奈地叹气:「或许现在低头还来得及,到时候,你想低头都没地方让你崔三少后悔。」

    「少来。我又不是孩子。」崔铭旭冷哼一声,扭头去看窗下的大街,「他的脾气我还不知道?至多再过两天,一定派人来找我。」

    崔铭堂是刀子嘴豆腐心,绝对不会不管他。崔铭旭摸透了。不然,看他以后怎么跟父亲大人回话去。

    宁怀璟不再劝说,临走时留了袋银子在桌上。

    「你这是做什么?还真当我落难了。」崔铭旭大笑着拿起银子掂了掂,「拿去!」

    宁怀璟退后一步,避开他伸来的手,但笑不语。

    崔铭旭还在等,脸上笑得开怀,眼睛不由自主往那扇紧紧合上的房门上瞧。他在房中听玉飘飘唱曲,听她唱到:「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房门「谑──」地被打开,那个穿得好似一大颗红樱桃的老鸨带了黑压压一群龟奴丫环站在门口:「公子,有您一封信。」

    「哦?有劳嬷嬷。」崔铭旭懒洋洋地伸出手来接,「可是崔府?」

    「不是。」门边的女人卖着关子,「您是聪明人,看了就明白了。」

    信是宁怀璟差人送来的,内里的信纸却是崔铭堂写给宁怀璟的父亲忠靖侯的。

    崔铭旭疑惑,忙匆匆往下读。寥寥几句,仿佛数九寒天一桶冰水当头浇下,透心的冰凉。

    信上说,不肖子崔铭旭顽劣不堪,败坏家风,屡教不改。至此崔家与他两不拖欠,再无瓜葛。

    崔铭旭懵了,崔铭堂居然真的把他赶出了门?他不是还指着自己一举中第为崔家光耀门楣吗?怎么能够……似乎还在梦里,晕晕乎乎的。

    崔铭旭怔怔地看着面前一扭一扭走到他面前的女子。由不得他发问,血盆大口已经滔滔不绝说开了:「崔小公子啊,不,现在只能叫崔公子了。崔大人不只写信给了忠靖侯,还有忠义侯、忠烈伯、忠远大将军、织锦堂的江家、聚宝斋的秦家、得月楼的沈家……能和崔家搭上话的人家他都通知了,您呐,也别赶回去问了,街上随便拉个人问问得了。全京城都知道了,崔家就差没在城门边上贴个皇榜了。我看呐,再过个把月,这天下就没人不知道了。都说您是为了我们家飘飘,到底是不是啊?啧啧,看不出来,您还是一情种啊!难得、难得!对了,对了,嬷嬷不是专程来和你说这个的。」

    女人手里的东西一闪一闪,是个精致的金算盘。粗壮的手指把算珠子拨得「啪啪」响:「我说,崔公子,这两天您在这里吃吃喝喝的帐是不是该结一结了?」

    这才是她的真正来意:「要是放到从前,嬷嬷也不是这么不通情理,你才刚遭了难就来落井下石。你也知道,我春风嬷嬷要是不仗义,这京城里就找不出第二个仗义的了。可我也没法子呀,托了你崔公子的福,我这儿才刚收拾过。哎哟,这钱花得……跟流水似的。我这楼上楼下少说也有百来号人,都张着嘴光等我一个,我能有什么法子?你是读书人,最是明理,也是聪明人,你看……」

    雪白的信纸从指间飘落,崔铭堂,他那个才学绝不如他的大哥,寥寥几句打得他措手不及,一败涂地。

    女人还在说,不停地说,嗓音尖利,唾沫星子四溅,混合着算珠被拨动的声响。耳边还回荡着崔铭堂粗着脖子大吼「除非你有本事再不做崔家的子孙!」,他是怎么答的?想想,再想想,乱糟糟的心里蹦出个落地有声的声音:

    「不做就不做,你当我稀罕!」

    那时候,这袖子可甩得真豪气,真利落啊。

    崔铭旭睁大双眼,愣愣地看着精巧的算盘被肥硕的手掌拍到桌子上,震翻了夜光杯中他还未入口的酒:「公子,结帐!」

    春风得意楼里春风得意的春风嬷嬷穿得好似一颗大樱桃,初夏时节,滚到门槛边上,被他大侄子一脚踩烂的那颗。

    崔铭旭站在春风得意楼前,思绪太茫然,居然跳出这么个想法。想笑,想从这场荒诞的梦里笑醒。彼时,华灯初上,歌舞方起,离天明还有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