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微臣+番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得室内一桌一椅都在地上拖出了影子,昨晚临睡前翻的文章还摆在案头。脸颊酸痛,原来醒来时便已不知笑了多久。

    崔铭旭听到屋外的丫环们刻意放轻的脚步声,还有低低的谈话声:「大少奶奶醒了,还不快去帮着梳洗。」

    「嘘,别吵醒了三少爷。」

    又是一天。

    一天又是一天,崔铭堂绷着脸问他:「秋试准备得如何了?若是连秋试都取不了,我看你将来拿什么脸去见父亲大人!」

    宁怀璟总是摇着扇子晃过来:「状元大人怎么还不用功?我和晚樵可等着看笑话呢。」

    一群没心没肺没心肝的狐朋狗友。

    小傻子倒是张张嘴什么都没说,隔三差五地提着些小点心小吃食来登门。他不怎么和崔铭旭说话,在书斋里坐坐就小心翼翼地留下碟点心往外跑。

    崔铭旭偏过头往窗户外望,他大侄子正在大柳树下吮着手指等齐嘉呢!

    起先,崔铭旭觉得有趣,后来觉得奇怪,渐渐地生出几分怀疑,齐嘉巴巴地求着他同意他来崔府,是干什么来了?

    于是,齐嘉走时,崔铭旭就出声叫住了他:「去哪儿?」

    「我……我去外面看看。」小傻子说话总是不利索,真不知道朝堂上他是不是也是这么回话。

    「坐这儿。」

    「那个……」

    「什么?」

    「你正读书呢。」

    哈……走过去拿起块他带来的点心放进嘴里,甜的,不腻,满口生香。说来也怪了,齐嘉拿来的东西,崔铭旭还真没什么是看不顺眼的:「那就去吧。」

    「啊?哦!」小傻子得了将军令一般往外跑。

    崔铭旭捻着点心,慢悠悠地开口:「回来。」

    「哎?」齐嘉刹住了脚回身,发带飘起来,绕着头顶画一个圈,陀螺似的。

    「东西留下。」说的是齐嘉手里的食盒,「小鬼甜的吃多了会闹牙疼。」

    「哦……哦!」齐嘉不疑有他,当真就把食盒留了下来,又抬起脸来殷切看着崔铭旭。

    「没事了,去吧。我要看书。」

    「哎,好。」

    齐嘉今天穿的是一身水蓝色的衫子,看他急匆匆地往外跑,跨门槛时还特意顿了一顿才跳过去,微风撩起了衣摆,同样水蓝色的发带飘过了头顶。没头没脑的、蓝色的兔子。

    不一会儿,窗户外就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声,惊住了池塘里的青蛙,吓跑了树梢上的知了。

    崔铭旭提起齐嘉留下的食盒,放到自己的书桌边,案上放的是那方齐府送来的砚台。看了一会儿书,伸手从里头摸出块齐府的点心。味道不错,心情也很不错。

    真是承应了旁人的夸赞,若是他崔铭旭也要靠刻苦用功才能考秋试,那天下的千万士子还不得跳湖去?放眼京城,秋试魁首除了崔铭旭,还有谁胆敢染指?

    遣去看榜的家丁喜洋洋地跑回来通报,崔铭堂坐在正堂,半天才憋出一句:「不过秋试而已,会试时看你究竟有多大的能耐。」

    坐在一边的崔铭旭得意地吊起眉梢,先咬下半块点心,慢慢地咽下了,才懒洋洋地开口:「我有何能耐,来年三月不就能见分晓了吗?」

    崔铭堂一言不发,拂袖而去。

    看着那远去的背影,崔铭旭心中暗道,我看你还能拿什么借口来束我?

    往后的日子,天天大席小席不断,崔家三少才名远扬,走在街上都有人冒出来恭维一句:「恭喜三少贺喜三少。」

    崔铭旭抱拳说:「同喜同喜。」

    从来就不认识的人,也不知道他替他高兴什么。等他中了状元,去了玉飘飘再来道贺吧!妒嫉不死你们!

    过了秋试就该准备来年三月的会试了,这才是正经的大考,民间传说跃龙门跃龙门,跃的就是这道「槛」,是金龙还是泥鳅,一场大考定终身。

    崔铭旭却不急,难得能堵得他大哥哑口无言,当然是要趁此良机好好享乐一番。今天找来宁怀璟下棋,明儿又约了玉飘飘听戏,斗狗撒鹰,观鸟养虫,成天跑得连人影都摸不着,着实把崔铭堂气得不清,召来自己还不通人事的儿子反复教训:「以后离他远着点儿,不许跟你三叔学!」

    小娃娃从没见过自家爹亲如此严肃的表情,张了嘴就扯开嗓子哭。那时候,罪魁祸首他三叔正领着帮人大摇大摆地往春风得意楼里晃。

    起先,崔铭旭只是想跟从前一样,叫上平时那群人一起闹一闹就成了。

    结果走着走着,遇上的尽是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来攀亲,左一句「崔三少」右一声「状元爷」:「您是文曲星下凡上仙转世!」

    「早知您满腹经纶才高八斗,今日一见果真气宇轩昂人品出众,样貌堂堂堪比潘安!」

    崔铭旭本不屑这些吹捧。如今,他志得意满,恨不得指天划地高呼一句「天上地下为我独尊」,这些话听在耳里大为受用,便一挥手道:「行了,行了,一起去乐一乐吧。」

    一群人众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