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微臣+番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五月时下了场雨,劈空打落一道惊雷。齐嘉正从书斋外迈进来,一脚在屋里,一脚在屋外,脚下绊了一绊,人就趴在了门槛边,一碟子红樱桃滴溜溜地滚到木书桌下。眼角稍稍斜了一斜,正提笔作画的手便脱了束缚,笔尖点得略重,清水荷塘里多了一抹朱砂红,好似脚边洗得清爽的樱桃。崔铭旭收回眼睛垂下头,一丝笑意偷偷地爬上嘴角,沈闷的天气里倏然起了一缕清凉的风。

    这场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天又一宿,往后就断断续续地三天两头就下雨,下一场天就热一分,也不知下了几场雨,樱桃换成了蜜桃,春衣改做了丝袍,树梢上起了蝉鸣,夜半时分,池塘里呱呱一片蛙声伴人入眠。于是梦里也满是暑意,他扇着纸扇为玉飘飘消热,梦里的美人柔情蜜意,巧笑倩兮。他尚不及一亲芳泽,转眼就变作了和宁怀璟三个在湖边饮酒,清风徐来,谈笑言欢。最后看到了齐嘉,小傻子又喝醉了,揪着他的衣袖絮絮叨叨地说话,他听不清,看到他张开嘴,两颗白白的虎牙抵着水红的唇,莫名其妙地就跟着他一起笑了起来。这一笑,就醒了,晨光穿过窗户纸照得室内一桌一椅都在地上拖出了影子,昨晚临睡前翻的文章还摆在案头。脸颊酸痛,却原来醒来时便已不知笑了多久。崔铭旭听到屋外的丫鬟们刻意放轻的脚步声,还有低低的谈话声:「大少奶奶醒了,还不快去帮着梳洗。」

    「嘘,别吵醒了三少爷。」

    又是一天。

    一天又是一天,他大哥绷着脸问他:「秋试准备得如何了?若是连秋试都取不了,何谈会试?我看你将来拿什么脸去见父亲大人!」

    宁怀璟总是摇着扇子晃过来:「状元大人怎么还不用功?我和晚樵可等着看笑话呢。」

    崔铭旭瞪起眼睛还没开口,徐客秋就先插了话:「状元大人还需用什么功?若连铭旭都认真向学,我们这样的还不得一个跟着一个跳镜湖去?」

    一群没心没肺没心肝的狐朋狗友。

    小傻子倒是张张嘴什么都没说,隔三差五地提着些小点心小吃食来登门。他不怎么来崔铭旭的书斋,坐坐就小心翼翼地留下碟点心往外跑。崔铭旭抬头往窗户外望,他大侄子正在大柳树下吮着手指等齐嘉呢。

    崔铭旭开始觉得有趣,后来觉得奇怪,渐渐地生出几分怀疑,他巴巴地求着他同意他来崔府,是干什么来了?于是,他走时就出声叫住了他:「去哪儿?」

    「我……我去外面看看。」小傻子说话总是不利索,真不知道朝堂上他是不是也是这么回话。

    「坐这儿。」

    「那个……」

    「什么?」

    「你正读书呢。」

    哈……走过去拿起块他盛在碟子里的点心吃,甜的,不腻,满口生香。说来也怪了,他拿来的东西,崔铭旭还真没什么是看不顺眼的:「那就去吧。」

    「啊?哦!」小傻子得了将军令一般往外跑。

    崔铭旭捻着点心,又说道:「回来。」

    「哎?」看他刹住了脚回身,发带飘起来,绕着头顶画一个圈,陀螺似的。

    「东西留下。」说的是齐嘉手里的食盒,「小鬼甜的吃多了会闹牙疼。」

    「哦……哦!」齐嘉不疑有他,当真就把食盒留了下来,又抬起脸来看崔铭旭。

    「没事了,去吧。我要看书。」

    「哎,好。」

    他今天穿的是一身水蓝色的衫子,看他急匆匆地往外跑,跨门槛时还特意顿了一顿才跳过去,微风撩起了衣摆,同样水蓝色的发带飘过了头顶,没头没脑的、蓝色的兔子。不一会儿,窗户外就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声,惊住了池塘里的青蛙,吓跑了树梢上的知了。崔铭旭提起齐嘉留下的食盒,放到自己的书桌边,案上放的是那方齐府送来的砚台。看了一会儿书,伸手从里头摸出块齐府的点心。味道不错,心情也很不错。五月时下了场雨,劈空打落一道惊雷。齐嘉正从书斋外迈进来,一脚在屋里,一脚在屋外,脚下绊了一绊,人就趴在了门槛边,一碟子红樱桃滴溜溜地滚到木书桌下。

    崔铭旭的眼角稍稍斜了一斜,正提笔作画的手便脱了束缚,笔尖点得略重,清水荷塘里多了一抹朱砂红,好似脚边洗得清爽的樱桃。崔铭旭收回眼睛垂下头,一丝笑意偷偷地爬上嘴角,沈闷的天气里倏然起了一缕清凉的风。

    这场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天又一宿,往后就断断续续地三天两头就下雨。下一场天就热一分,也不知下了几场雨,樱桃换成了蜜桃,春衣改做了丝袍,树梢上起了蝉鸣,夜半时分,池塘里呱呱一片蛙声伴人入眠。

    于是,梦里也满是暑意。崔铭旭看到自己扇着纸扇为玉飘飘消热,梦里的美人柔情蜜意,巧笑倩兮。尚不及一亲芳泽,转眼就变作了和宁怀璟三个在湖边饮酒,清风徐来,谈笑言欢。最后看到了齐嘉,小傻子又喝醉了,揪着他的衣袖絮絮叨叨地说话,崔铭旭听不清,看到他张开嘴,两颗白白的虎牙抵着水红的唇,莫名其妙地就跟着他一起笑了起来。

    这一笑,就醒了,晨光穿过窗户纸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