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微臣+番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再见齐嘉是在一个月之后。

    那时还是清早,人们才刚起床,胳膊挽着菜篮打开屋门,眼睛还是半开半瞇的。

    春风得意楼的茜纱宫灯亮了一夜,在朝阳下,只看得见几点红红的灯芯子。

    「公子你慢走,今晚记得还要来呀!」那位春风得意了一晚的春风嬷嬷顶着一脸残妆显得有气无力,挥着宫扇摇摇晃晃走到门边,缀在大红纱裙上的亮片也没精打采的,还有几片脱了线,拽着线脚往下掉。

    崔铭旭扶着门框踱到门边,红彤彤的太阳正对着惺忪的睡眼,刺得一阵疼痛,忙抬起手来挡:「有劳嬷嬷了。」

    昨晚和宁怀璟几个在这里闹了一宿。到后来,他们都搂着花娘睡去了。崔铭旭却犯了难,崔府家规森严,崔铭堂若是知道他夜不归宿,必定要用家规来罚他。可众目睽睽之下,若说出因为惧怕大哥所以要走,还得被宁怀璟笑死?

    一横心,崔铭旭打算跟着住下,到第二天清早,趁崔铭堂去上朝的时候再偷偷溜回去,若是请大嫂帮着遮掩,应该能糊弄过去。

    谁料想,夜间喝得太多闹得太晚,等崔铭旭挣扎着从榻上爬起来的时候,街上的店铺都已开张,肉包子都蒸了几笼了。算算时候,崔铭堂快要下朝回府了。赶忙穿了衣裳要往家里赶,走出春风得意楼没两步就听身后有人「崔兄、崔兄……」地唤他。

    崔铭旭不耐烦地停住脚步回过头,率先对上的是一张纯真的笑脸,脸颊边一左一右两个浅浅的酒窝,眼角边皱起了笑纹,嘴里露出两颗虎牙。

    「呵呵,崔兄,你不记得了,我是齐嘉。」

    刚跃出城墙头的太阳温温柔柔地照过来,也许是跑得太急,也许是太兴奋,能看到他额上亮晶晶地闪着汗。应该是刚下朝,齐嘉的身上还穿着簇绿的官袍,把一张娃娃脸更衬得白。整个人好似刚从清水里捞出来的一把青葱。

    「哦,哦……是你啊……」宿醉后的头脑晕乎乎的,身边来来往往的人好似走马灯,看得越发眼花,崔铭旭瞇起眼看了半晌,才把这张笑脸和船板上叮叮当当掉了一地的金锁片放到一起。嗡嗡作响的脑海里莫名地浮起那两片半开的、好似初开的桃花般的唇,于是,目更炫,眼更花。手还抬在额际,嘴里含含糊糊地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齐嘉浑然不觉他的迷茫,一径兴奋地半抬着头,伸长了手臂往身后指:「我刚刚在那边,就是那儿,绸缎庄边上的那个客栈门前,从轿子里看见一个背影,好像是崔兄你,就追来了。没想到真的是你……呵呵……真巧。崔兄,你起得真早,要不是上朝,这时辰我还起不来呢。」

    是吗?瞎子。没见他这一脸赛过死人的白吗?

    倒是这傻子的精神好得赛过侧旁那位正为了青菜贵了半个铜板大声嚷嚷的大婶,一双手死抓着他的衣袖不放。

    崔铭旭用力揉了揉眉心强打起精神和他寒暄:「齐大人,好久不见,身体可好些了?」

    看这活蹦乱跳的样子就知道没事了。只是除了和他说这个,似乎也没别的能谈了。

    「嗯嗯,全好了。多亏崔兄救我,听管家说,济善堂的孙大夫也是崔兄请来的,府上又送来那么多补药,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原本一能下床就想去府上答谢,结果去找了几回,崔兄你都不在。就一直拖到现在。」齐嘉抓着崔铭旭衣袖的手不由扯得更紧,「不过,改天,改天我一定要登门答谢救命之恩。」

    「齐大人不必如此客气。毕竟……毕竟你我也算是同窗,何必如此见外?」心中担忧着大哥早他一步回府,崔铭旭口中敷衍客套,心下盘算着要如何脱身。

    「叫我齐嘉就好,大人不大人的就别叫了,反正我也没个大人的样子。」齐嘉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那个……陆相他们都叫我小齐,崔兄也叫我小齐吧。对了,崔兄,前两天我还听翰林院的陈大人和周大人说起你,夸你文章写得好,八月的秋试你一定是魁首。」

    身边有大大小小的官轿陆续经过,崔铭旭心中焦虑更甚,可身前的人还咧着嘴滔滔不绝地扯着话题。崔铭旭望了一眼不远处的巷口,那是崔铭堂下朝回府的必经之路,不耐地皱眉道:「齐大人大病初愈,不宜操劳,还是早点儿回府休息吧。」

    「不用,我早好了……我……」齐嘉说笑着抬头,不其然,对上崔铭旭还带着宿醉痕迹的眼,只见一道寒光在其中闪过,顿时一愣,方才察觉他的烦躁,始终调子上扬的话语嘎然而止。

    「齐大人还有事?」崔铭旭见他终于不再说话,暗松一口气,「国事为重,您还是赶紧去办吧。」

    「我……那个……」齐嘉被他一问,浑身一震,远游的神智被吓了回来。见崔铭旭两眼盯着自己拖着他衣袖的手,暗自咽下一口唾沫,反而攥紧手指握得更紧。

    「你……」远处有鸣锣开道之声传来,也不知是不是他大哥,偏偏眼前的傻子还拽着他迟迟不肯松手,崔铭旭心中着急,用劲想把衣袖扯回来。

    没想到,他这一拉,张口闭口了半天也不说话的齐嘉也急了,只涨红着脸「你、你……我、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