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微臣+番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三月三,绿柳才黄半未匀,草丛中探头探脑地钻出一片星星点点的野花。镜湖边,卖丝线团扇的小贩眉开眼笑地招揽来两个结伴出游的姑娘。山上宁安寺里的钟声端正肃穆,穿透了喧闹的叫卖声震得人心头油然一股平静。

    谁家着了一身新衣的孩子鼓着腮帮子,把个小小的风车吹得「呼呼」作响,遥指着湖面大声允誓:「娘,等我将来中了状元,咱也去坐坐那大船!」

    身边的布衣少妇笑弯了腰,伸手去摸他剃得光溜溜的头顶:「好,娘等着这一天。」

    湖上缓缓游弋着几艘画舫。岸边的外来客连声夸赞:「湖心处那艘画舫好生精致。」张红结绿,雕梁画栋,湖上一众往来游船中一眼就能辨出它。

    众人笑言:「那是崔家小公子的船。崔家您不知道?京城崔府,当年太祖皇帝御笔亲封八大望族时,排名第一的崔家!家业大得很,前头高宗皇帝的皇后就是他崔家的女儿。」

    待船再移近一些,又热心地一一指给他瞧,座中穿一身鲜亮红衣的是忠靖侯家的小侯爷,名唤宁怀璟。正同他碰杯谈笑的是忠烈伯家的公子徐客秋。船边执着扇子的蓝衣公子笑得和蔼亲切,那是城东织锦堂的少东江晚樵。

    春风得意楼里千金难买一笑的花魁玉飘飘端坐船头,怀抱琵琶低吟浅唱:「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闲引鸳鸯香径里。手挼红杏蕊。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曲调婉转悠扬,隐隐带一点幽怨。徐客秋听罢,指着主座上的锦衣人笑:「飘飘,铭旭他念你还来不及,何时能冷落了你?终日望君君不至这句该由他来说才是。」

    他转过头去看宁怀璟,宁怀璟塞给他一杯酒,笑道:「平日里不见你有多用功,这时候倒来卖弄学问。你若真有本事,本届秋试时拿个头名来看看,如何?」

    「你才说笑。」见江晚樵站在一旁摇扇观景,一脸袖手旁观的模样,徐客秋摇头道,「做学问这种事,有铭旭在,哪里有我的份?」

    主座上始终一言不发的崔铭旭微微一笑:「不敢。」

    倾身探向玉飘飘:「怎么了?有烦心事?」口气却温柔许多。

    在场的另三人相视一笑,想想崔铭旭平素傲气娇纵的样子,和现在相比,简直判若两人,乍看他变脸,着实别扭得慌。

    崔铭旭不理会三人的怪笑,拉着玉飘飘的手,柔声问道:「是不是前两天着了凉?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不是……我……」玉飘飘被他握着手腕,更显娇羞,摇头要答,却听身后「扑嗵——」一声,岸上看热闹的人们顿时炸开了锅:

    「有人落水了!快!快看!」

    画舫上的众人寻声望去,原本人流如织的岸边呼啦啦围上了黑压压一群人,俱都惊呼连连。

    落水处离画舫不远,看样子是距画舫最近处的那艘游船上的人。游船上的人早慌了手脚,两三个家丁模样的人涌到船舷边喊着:「少爷、少爷……」手足无措。

    「看他扑腾得……不会水的吧?」水花翻腾间,看不清那人的模样,徐客秋咬着酒盅,看着在水中勉力挣扎,但仍慢慢下沉的人影道,「哟,有人下去救了。」

    先前看了一眼就没再理睬的崔铭旭顺着玉飘飘的目光看过去,有人一头扎进了水里,似乎是落水之人的伙伴:「有会水的,怎么不早点儿下去?笨得……」

    话音刚落,却见那人在水里没扑腾几下,居然也慢慢往下沉去:「呵……不会呀……」

    船上众人哑然失笑,斟了酒安坐在船上看那一远一近两朵水花飞溅。

    「那个快不行了。」徐客秋眼见那先落水之人渐渐不支,周遭的水花也渐小,露出一个黑黑的脑袋,「要不要救他?」

    宁怀璟与江晚樵都不答话,目光齐齐看向崔铭旭。

    崔铭旭却不着急,指腹摩挲着酒盅的杯口,看着湖面晃荡,摇得水波荡漾,掀起一圈圈涟漪:「干我们什么事?」

    话音方落,手腕一紧,是玉飘飘揪住了他的袖子:「救救他吧。」

    始终愁眉不展的美人神色殷切,黑亮的眸子外已经蒙了一层雾气,眼圈泛着红,越发显得我见犹怜。崔铭旭心中一热,不由自主改了主意,握着玉飘飘的手,道:「没事,看你急得……」

    言罢,挥手召来几个会水的家丁,令他们下去救人。宁怀璟三个又是相视一笑,这个崔铭旭,哪天玉飘飘想要天上的月亮了,他也肯爬到天上去摘。

    片刻后,人被救了上来。玉飘飘急步走过去探视,崔铭旭无奈,也匆匆跟了过去。

    家丁在他耳边通报:「穿布衣的是后来要下水救人的那个,那个先落水的已经昏过去了。」

    两个人湿漉漉地躺在船上,周遭围了一圈家丁。崔铭旭站在人群外,透过缝隙淡淡地扫了一眼,忽然发现,地上的人有几分眼熟,彷佛在哪里见过。不由止住脚步又多看了两眼。

    「简之……」身旁的玉飘飘抑制不住泪水滑落,低声唤道。

    简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