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变形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节
    虽然格里高尔不断地安慰自己, 说根本没有出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搬动了几件家具,但他很快就不得不承认, 这两个女人跑过来跑过去,她们的轻声叫喊以及家具在地板上的拖动, 这一切给了他很大影响,仿佛乱动从四面八方同时袭来, 尽管他拼命把头和腿都蜷成一团贴紧在地板上,他也不得不承认他忍受不了多久了。 她们在搬清他房间里的东西,把他所喜欢的一切都拿走; 安放他的钢丝锯和各种工具的柜子已经给拖走了; 她们这会儿正在把几乎陷进地板去的写字台抬起来, 他在商学院念书时所有的作业就是在这张桌子上做的,更早的还有中学的作业,还有,对了, 小学的作业--他再也顾不上体会这两个女人的良好动机了, 他几乎已经忘了她们的存在,因为她们太累了,干活时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除了她们沉重的脚步声以外,旁的什么也听不见。

    因此他冲出去了--两个女人在隔壁房间正靠着写字台略事休息--他换了四次方向,因为他真的不知道应该先拯救什么; 接着,他看见了对面的那面墙,靠墙的东西已给搬得七零八落了, 墙上那副穿皮大衣的女士的像吸引了他,格里高尔急忙爬上去, 紧紧地贴在镜面玻璃上,这地方倒挺不错; 他那火热的肚子顿时觉得惬意多了。至少,这张完全藏在他身子底下的画是谁也不许搬走的。 他把头转向起坐室,以便两个女人重新进来的时候可以看到她们。

    她们休息了没多久就已经往里走来了; 葛蕾特用胳膊围住她母亲,简直是在抱着她。ldquo;那么,我们现在再搬什么呢? rdquo;葛蕾特说,向周围扫了一眼,她的眼睛遇上了格里高尔从墙上射来的眼光。大概因为母亲也在场的缘故,她保持住了镇静, 她向母亲低下头去,免得母亲的眼睛抬起来,说道:ldquo;走吧, 我们要不要再回起坐室待一会儿?rdquo;她的意图格里高尔非常清楚; 她是想把母亲安置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再把他从墙上赶下来。好吧,让她来试试看吧! 他抓紧了他的图片绝不退让。他还想对准葛蕾特的脸飞扑过去呢。

    可是葛蕾特的话却已经使母亲感到不安了, 她向旁边跨了一步,看到了印花墙纸上那一大团棕色的东西, 她还没有真的理会到她看见的正是格里高尔,就用嘶哑的声音大叫起来:ldquo;啊,上帝, 啊,上帝!rdquo;接着就双手一摊倒在沙发上,仿佛听天由命似的, 一动也不动了。ldquo;唉,格里高尔!rdquo;他妹妹喊道, 对他又是挥拳又是瞪眼。自从变形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直接对他说话。 她跑到隔壁房间去拿什么香精来使母亲从昏厥中苏醒过来。 格里高尔也想帮忙--要救那张图片以后还有时间--可是他已经紧紧地粘在玻璃上, 不得不使点劲儿才能够让身子 移动; 接着他就跟在妹妹后面奔进房间,好像他与过去一样。真能给她什么帮助似的; 可是他马上就发现,自己只能无可奈何地站在她后面; 妹妹正在许许多多小瓶子堆里找来找去,等她回过身来一看到他,真的又吃了一惊; 一只瓶子掉到地板上,打碎了;一块玻璃片划破了格里高尔的脸, 不知什么腐蚀性的药水溅到了他身上;葛蕾特才愣住一小会儿, 就马上抱起所有拿得了的瓶子跑到母亲那儿去了;她用脚砰地把门关上。 格里高尔如今和母亲隔开了,她就是因为他,也许快要死了; 他不敢开门,生怕吓跑了不得不留下来照顾母亲的妹妹;目前,除了等待, 他没有别的事可做;他被自我谴责和忧虑折磨着,就在墙壁、 家具和天花板上到处乱爬起来,最后,在绝望中, 他觉得整个房间竟在他四周旋转,就掉了下来,跌落在大桌子的正中央。

    过了一小会儿。格里高尔依旧软弱无力地躺着, 周围寂静无声;这也许是个吉兆吧。接着门铃响了。 使女当然是锁在她的厨房里的,只能由葛蕾特去开门。进来的是他的父亲。ldquo;出了什么事? rdquo;他一开口就问;准是葛蕾特的神色把一切都告诉他了。 葛蕾特显然把头埋在父亲胸口上, 因为他的回答听上去闷声闷气的:ldquo;妈妈刚才晕过去了,不过这会儿已经好点了。格里高尔逃了出来。 rdquo;

    --ldquo;果然不出我的所料,rdquo;他父亲说,ldquo;我不是告诉过你们吗, 可是你们这些女人根本不听。 rdquo;格里高尔清楚地感觉到他父亲把葛蕾特过于简单的解释想到最坏的方面去了, 他大概以为格里高尔作了什么凶狠的事呢。格里高尔现在必须设法使父亲息怒, 因为他既来不及也无法替自己解释。因此他赶忙爬到自己房间的门口, 蹲在门前,好让父亲从客厅里一进来便可以看见自己的儿子乖得很, 一心想立即回自己房间,根本不需要赶,要是门开着, 他马上就会进去的。

    可是父亲目前的情绪完全无法体会他那细腻的感情。ldquo;啊! rdquo;他一露面就喊道,声音里既有狂怒,同时又包皮含了喜悦。 格里高尔把头从门上缩回来,抬起来瞧他的父亲。啊, 这简直不是他想象中的父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