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变形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节
    ldquo;萨姆沙先生,rdquo;秘书主任现在提高了嗓门说,ldquo;您这是怎么回事?您这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光是回答lsquo;是rsquo;和lsquo;不是rsquo;,毫无必要地引起您父母极大的忧 虑,又极严重地疏忽了mdash;mdash;这我只不过顺便提一句mdash;mdash;疏忽了公事方面的职责。我现在以您父母和您经理的名义和您说话,我正式要求您立刻给我一个明确的解释。 我真没想到,我真没想到。我原来还认为您是个安分守己、稳妥可靠的人,可您现在却突然决心想让自己丢丑。经理今天早晨还对我暗示您不露面的原因可能是什么 mdash;mdash;他提到了最近交给您管的现款mdash;mdash;我还几乎要以自己的名誉向他担保这根本不可能呢。可是现在我才知道您真是执拗得可以,从现在起,我丝毫也不想袒护您 了。您在公司里的地位并不是那么稳固的。这些话我本来想私下里对您说的,可是既然您这样白白糟蹋我的时间,我就不懂为什么您的父母不应该听到这些话了。近 来您的工作叫人很不满意;当然,目前买卖并不是旺季,这我们也承认,可是一年里整整一个季度一点儿买卖也不做,这是不行的,萨姆沙先生,这是完全不应该 的。rdquo;

    ldquo;可是,先生,rdquo;格里高尔喊道,他控制不住了,激动得忘记了一切,ldquo;我这会儿正要来开门。一点儿小小的不舒服,一阵头晕使我起不了床。我现在还躺在 床上呢。不过我已经好了。我现在正要下床。再等我一两分钟吧!我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样健康。不过我已经好了,真的。这种小毛病难道就能打垮我不成!我昨天晚 上还好好儿的,这我父亲母亲也可以告诉您,不,应该说我昨天晚上就感觉到了一些预兆。我的样子想必已经不对劲了。您要问为什么我不向办公室报告!可是人总 以为一点点不舒服一定能顶过去,用不着请假在家休息。哦,先生,别伤我父母的心吧!您刚才怪罪于我的事都是没有根据的;从来没有谁这样说过我。也许您还没 有看到我最近兜来的定单吧。至少,我还能赶上八点钟的火车呢,休息了这几个钟点我已经好多了。千万不要因为我而把您耽搁在这儿,先生;我马上就会开始工作 的,这有劳您转告经理,在他面前还得请您多替我美言几句呢!rdquo;

    格里高尔一口气说着,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说了些什么,也许是因为有了床上的那些锻炼,格里高尔没费多大气力就来到柜子旁边,打算依靠柜子使自己直立 起来。他的确是想开门,的确是想出去和秘书主任谈话的;他很想知道,大家这么坚持以后,看到了他又会说些什么。要是他们都大吃一惊,那么责任就再也不在他 身上,他可以得到安静了。如果他们完全不在意,那么他也根本不必不安,只要真的赶紧上车站去搭八点钟的车就行了。起先,他好几次从光滑的柜面上滑下来,可是最后,在一使劲之后,他终于站直了;现在他也不管下身疼得像火烧一般了。接着他让自己靠向附近一张椅子的背部,用他那些细小的腿抓住了椅背的边。这使他得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他不再说话,因为这时候他听见秘书主任又开口了。

    ldquo;你们听得懂哪个字吗?rdquo;秘书主任问,ldquo;他不见得在开我们的玩笑吧?rdquo;ldquo;哦,天哪,rdquo;他母亲声泪俱下地喊道,ldquo;也许他病害得不轻,倒是我们在折磨他呢。葛蕾特!葛蕾特!rdquo;接着她嚷道。ldquo;什么事,妈妈?rdquo;他妹妹打那一边的房间里喊道。她们就这样隔着格里高尔的房间对嚷起来。ldquo;你得马上去请医生。格里高尔病了。去请医生,快点儿。你没听见他说话的声音吗?rdquo;ldquo;这不是人的声音。rdquo;秘书主任说,跟母亲的尖叫声一比他的嗓音显得格外低沉。ldquo;安娜!安娜!rdquo;他父亲从客厅向厨房里喊道,一面还拍着手,ldquo;马上去找个锁匠来!rdquo;于是两个姑娘奔跑得裙子飕飕响地穿过了客厅mdash;mdash;他妹妹怎能这么快就穿好衣服的呢?mdash;mdash;接着又猛然大开了前门,没有听见门重新关上的声音;她们显然听任它洞开着,什么人家出了不幸的事情就总是这样。

    格里高尔现在倒镇静多了。显然,他发出来的声音人家再也听不懂了,虽然他自己听来很清楚,甚至比以前更清楚,这也许是因为他的耳朵变得能适应这种声 音了。不过至少现在大家相信他有什么地方不太妙,都准备来帮助他了。这些初步措施将带来的积极效果使他感到安慰。他觉得自己又重新进入人类的圈子,对大夫 和锁匠都寄于了莫大的希望,却没有怎样分清两者之间的区别。为了使自己在即将到来的重要谈话中声音尽可能清晰些,他稍微嗽了嗽嗓子,他当然尽量压低声音, 因为就连他自己听起来,这声音也不像人的咳嗽。这时候,隔壁房间里一片寂静。也许他的父母正陪了秘书主任坐在桌旁,在低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